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

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

图片说明: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

新華社珠峰大本營5月27日電題: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新華社記者08:11萬年之峰,聳立世界屋脊。庚子夏初,決戰地球之巔。2020年5月27日,中國人又一次登上世界海拔最高的珠穆朗瑪峰峰頂。舉世矚目,期待中國給出“世界高度”新答案。珠峰見證——一群頑強、樂觀、奉獻的勇士,以堅韌不拔的意志、拼搏到底的勇氣,戰高寒、克缺氧、鬥風雪,不登頂,誓不休。時代見證——與時間賽跑,與壓力抗爭,經過兩個多月的艱苦拼搏,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成功登頂測量,標志著2020珠峰高程測量取得關鍵性勝利。守護地球“第三極”青藏高原,高天厚土。珠穆朗瑪,世人敬仰。2020年4月30日,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中國莊嚴向世界宣佈:正式啟動2020珠峰高程測量!這是時隔15年後,我國再次重返珠峰之巔測高,也是新中國建立以來開展的第七次大規模的測繪和科考工作。日出時分,用超遠攝鏡頭拍攝的珠穆朗瑪峰(5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此次測量也是2015年尼泊爾發生8.1級地震之後,我國全面開展的首次綜合珠峰高程測量活動。”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大地測量與地球動力學研究所所長、2020珠峰高程測量技術協調組組長黨亞民說,“這次地震對珠峰高程的影響,目前在國際上仍存爭議,中國測繪科學傢應當在珠峰現場,給世界一個答案。”6500萬年前,青藏高原在板塊的碰撞中隆起。這座依舊在劇烈變化的年輕高原,仍在深刻影響人類的生活。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進發。新華社特約記者 紮西次仁 攝“青藏高原作為氣候啟動區,塑造瞭當今亞洲或北半球的氣候環境格局,其抬升或下降,對大氣環流和氣候環境格局將產生不同影響。”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研究員高登義解釋,“而珠峰高程數據對探究青藏高原的變化,是重要的支撐。”隻有更深刻地瞭解,才能更深切地守護。2004年,珠峰國傢級自然保護區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生物圈保護區網絡。近年來,珠峰生態環境持續向好。此次測量數據可用於地球動力學板塊運動等領域研究;精確的峰頂雪深、氣象和風速等數據,將為冰川監測、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研究提供第一手資料。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成功登頂。新華社特約記者 邊巴 攝在測量過程中,生態環保理念貫穿營地的每一處,紮根在每名隊員心中——在營地,廁所采用環保型材料,糞便被幹粉式除臭劑加速降解;每個帳篷裡都擺放垃圾桶,隊員們自覺把垃圾丟到桶裡,整個營地及帳篷內見不到被隨意丟棄的垃圾;所有高海拔營地的生活垃圾都將被轉運到大本營分類處理,測量登山隊員甚至被要求攜帶尿壺……“越向上,越有種敬畏之心,深感保護這片凈土的責任更重瞭。”自然資源部第一大地測量隊(簡稱“國測一大隊”)隊員陳新超告訴記者:“隻有瞭解清楚珠峰,才能更好地保護珠峰。”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挺進。新華社特約記者 紮西次仁 攝登臨生命禁區在藏語中,“珠穆”有“女神”“仙女”之意,這座屹立在喜馬拉雅山脈中部的高大雪峰並不容易親近。山腳下海拔四五千米的工作環境,山體上變幻無常的天氣,無時無刻不考驗著測高勇士們的意志。知難而上,隻為不辱使命。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挺進。新華社特約記者 紮西次仁 攝“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暴風雪。”從海拔7790米的一號營地下撤後,國測一大隊隊員王偉擦著臉上的雪水和汗水說道。為趕上5月22日的沖頂窗口,20日當天滿27歲的王偉和隊友們頂著十級大風和強降雪,闖過瞭海拔7500米、有“大風口”之稱的攀登路段。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開展測量工作。新華社特約記者 紮西次仁 攝為此次測量,承擔登頂測量任務的測量登山隊從1月12日起就在北京展開集訓。隊伍每天6點起床出操跑步,氣溫常低至零下10攝氏度。王偉說,自己到現在的跑量已經達到580公裡,經常把腿練腫瞭,好瞭後就繼續練。“當然遺憾!不遺憾是假話。”王偉雖然最終落選沖頂組,但他說,從沒想過放棄。看到隊友完成任務,就像自己登頂瞭一般。“我們懷著共同的信念和目標,因為我們身後是全國人民的期待。”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長次落說。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開展測量工作。新華社特約記者 紮西次仁 攝在登頂測量中,為保證數據收集質量,次落等8名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停留150分鐘,創中國人在珠峰峰頂停留時長紀錄。“這不是簡單一個紀錄,在空氣稀薄地帶,每多停留一分鐘,都增加一絲危險。”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總指揮王勇峰說:“為瞭祖國的事業,隊員們心甘情願付出巨大的犧牲。”5月27日,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總指揮、國傢體育總局登山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勇峰(右一)在和測量登山隊隊員通話。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同心山成玉,協力土成金。在登頂測量階段,登山的後勤和安全保障主要由藏族高山向導承擔。修路隊承擔著更多風險。在21日的峰頂修路嘗試中,隊員在海拔8000米處遇到約一米深的積雪。因山上的流雪險些使隊員多吉發生沖墜,作為修路隊隊長的邊巴紮西,在保護多吉時頭部受傷流血。在第六次修路嘗試中,修路隊員們在海拔7790米的大風中幾個人擠在一頂帳篷裡緊緊抓著帳篷桿避風。即便如此,大傢還是小心護衛著峰頂測量要用的儀器,生怕儀器受到絲毫損傷。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開展測量工作。新華社特約記者 紮西次仁 攝從3月2日起,50多名國測一大隊隊員便來到珠峰地區,進行珠峰高程測量前期水準測量、重力測量、GNSS測量等工作。高寒缺氧的環境下,有的隊員從來沒睡過一個安穩覺,夜裡喘不過氣,一個驚醒就從床上坐起來。沒有人後退。“苦是苦,但我們是用腳步丈量祖國土地的人,要承擔起為祖國建設先鋒開路的責任。”國測一大隊隊員吳元明說。“珠峰在藏族人民心中有著神聖的地位,也是全中國人民的驕傲、全人類的聖地。”邊巴紮西說:“能在這項國傢事業中奉獻力量,我很幸運。”勇攀創新高峰“峰頂冰雪深度測量是我們國傢珠峰高程測量的關鍵環節,可不能在設備這關掉鏈子。”2019年5月,國測一大隊項目部主任柏華崗接到為2020珠峰高程測量調研峰頂冰雪探測雷達設備的任務後,連續在兩傢國外企業那裡吃瞭閉門羹。對此他非常著急。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挺進。新華社特約記者 紮西次仁 攝國測一大隊副隊長張慶濤解釋,珠峰峰頂有長年不化的冰雪層。冰雪層深度或會隨氣候變化而變化,可作為區域氣候變化的風向標之一;巖面高程更為穩定,能反映珠峰地區的板塊運動情況。“這兩方面的關鍵數據,隻有登頂測量才能獲得。我們能夠登頂測量,也必須向全球科研界提供精確的各項數據。”張慶濤說。去年6月,柏華崗來到青島,與一傢國內廠傢接洽。為瞭讓設備能同時獲取位置信息和雪深數據功能,且輕便、易攜、耐磨、抗寒,研發團隊先後進行瞭低溫儲存實驗、抗跌落實驗等多項實驗。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從海拔8300米的突擊營地出發。新華社特約記者 紮西次仁 攝“光外殼就換瞭兩次,裡面的程序換瞭4次。”今年4月中旬,柏華崗在珠峰大本營拿到瞭廠傢送來的最終版設備,並在營地周邊的冰雪面上成功進行瞭設備測試。“跑瞭快一年,值瞭!”柏華崗說:“用我們國傢自己的設備,心裡自豪、踏實!”在這次珠峰高程測量中,國產裝備“大顯身手”,大量設備在可靠性和精度上都比2005年有瞭質的提高。“2005年時,GNSS衛星測量主要依賴GPS系統。今年,我們將同時參考美國GPS、歐洲伽利略、俄羅斯格洛納斯和中國北鬥這四大全球導航衛星系統,並且會以北鬥的數據為主。”國測一大隊隊長李國鵬說,GNSS衛星測量是珠峰測高中的重要一環。在珠峰峰頂,GNSS接收機能通過衛星獲取平面位置、峰頂雪面大地高等信息。“這也是對北鬥系統的一次測試,相關數據可提高衛星的定軌精度。”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陳剛說,目前,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已在全球組網成功,珠峰峰頂的巔峰測試成功,對於全球北鬥用戶來說,這也是振奮人心的消息。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進發。新華社特約記者 紮西次仁 攝除瞭冰雪探測雷達、北鬥系統外,天頂儀、重力儀、峰頂覘標、用於三角交會測量的超長距離測距儀等均為國產儀器;我國最新的測繪基準體系建設成果也應用於此次測量。此外,此次珠峰測量首次將重力測量推至珠峰峰頂,刷新瞭由中國保持的重力測量海拔紀錄;首次在珠峰地區開展大規模航空重力測量,填補該地區重力網建設空白;首次在媒體信號傳輸中應用5G技術,5G信號登上世界之巔……“此次測量在技術手段上更加豐富和全面,將獲得歷史最高精度的珠峰高程測量結果。這體現瞭國傢綜合實力和科技發展水平,具有重大的國際影響和社會效益。”黨亞民說。“不同時期以不同方式測量珠峰,以及對珠峰高程的多次測量,也反映瞭人類對自然的求知探索精神。”李國鵬說。“祖國至上、團結無私、不畏艱險、勇攀高峰”的攀登精神,在世界之巔再次閃耀。(記者沈虹冰、多吉占堆、邊巴次仁、王沁鷗、魏玉坤、田金文)(來源:新華網)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成人电影av网站_日本Av无码高清_日韩成人专区手机--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

文章地址:http://www.foLiomo.com/article/38.html
有关热门【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的标签